如全国人大决定立法通过实施,23条立法是否加快速度?港区代表回应

  • 时间:
  • 浏览:54
  • 来源:DNF私服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这几天正在北京召开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廖长江先生却鲜有地请假留在了香港 ,因为他有更急迫的事情要做。

廖长江先生同时也是香港立法会议员、建制派召集人 ,香港建制派议员都喜欢称他为“廖班长”。作为香港立法会《国歌法》法案委员会的主席 ,一场战斗就在前方。本周三  ,香港立法会将正式就拖延许久的《国歌法》恢复审议  ,最快将于下周四进行投票表决。作为召集人  ,廖长江先生会如何带领建制派议员打好这一仗;作为资深大律师  ,又如何看待全国人大近期在涉港国家安全立法方面的积极作为?真如一些西方势力所言:香港的“一国两制”地位受到损害了吗?

深圳卫视记者&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近期专访了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建制派召集人、香港立法会议员廖长江。以下是问答文字实录。

直新闻:《国歌法》即将在周三进行审议  ,建制派的立法会议员就国歌法的审议工作做好准备了吗?因为之前有反对派声称会包围立法会  ,也有不少保安之前遭起底等。

廖长江:我相信冲击立法会的行为是会发生的。其实《国歌法》本身不是一条所谓“杀伤力”很大的一条法案  ,也是应有之义  ,教市民要尊重国歌  ,也惩罚那些蓄意侮辱国歌的行为。不应该是一条争议性很大的法案。但就因为反对派一向持“逢中必反”这么一个态度 ,变成一直以来尽力去阻挠《国歌法》的通过。可以预料这个星期三 ,反对派一如既往会反对《国歌法》的通过。但我们建制派会全力以赴  ,我相信经过审议之后  ,无论反对派冲击与否  ,我们最终会通过《国歌法》的。

我想反对派包围和冲击立法会的行为是早有预谋。刚才提到《国歌法》争议性不大  ,他们号召的冲击力也不是那么大。但刚刚加上这次两会全国人大有一个决议 ,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立法。加上反对派反对《国歌法》的通过  ,加在一起就可能会做一些包围、冲击的行为。但我相信我们立法会本身的保安  ,警方的外部保安是能够处理的 ,我有信心。

直新闻:立法会的反对派议员近期屡屡以各种借口、特别是针对两办就《国歌法》发声 ,声称是干预立法会运作  ,对此您怎么看?

廖长江:《国歌法》在两年半前已经纳入《基本法》的附件三了 ,我们有法律责任去实施。实施有两个方法 ,公布和本地立法 ,我们采取的是本地立法的方式。我是这个《国歌法》法案委员会主席  ,去年五月已经完成了审议  ,我也以法案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向内务委员会报告了  ,这是去年五月的事情。这项工作必须要立法完成 ,我们现在正在进行这个工作。

如果因为反对派某些人的“拉布”滥权等行为  ,而令立法会这个由《基本法》衍生的权力机关不能够履行应有的责任的话  ,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不单是牵涉到《基本法》的实施的问题 ,也会牵涉到特区政府的管治问题。国务院经两办发声  ,我觉得是正当其时  ,也是应有之义。

直新闻:您作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  ,大家都知道您请了假  ,是为了周三《国歌法》在立法会的审议工作吗?

廖长江:请假有不同的原因  ,我知道现在北京进行的两会是非常重要的  ,特别是疫情之下。但香港近期发生的事比较多 ,我作为立法会建制派的召集人  ,可能留在香港对国家的工作是比较有利的 ,所以经过大家商议之后  ,这次我应该留在香港。

直新闻:5月28日人大将审议港区维护国家安全法  ,建制派议员接下来如何配合这项工作在香港落实?

廖长江:建制派已经发了一个联合声明支持  ,有41位议员参与了  ,除了梁君彦主席和田北辰人大代表  ,目前他还在北京。现在全国人大授权常委会做这件事  ,从程序和法定步骤来看  ,目前只是涉及咨询特区政府和香港基本法委员会。香港立法会并没有任何的角色去参与这项立法程序  ,当然立法会议员之外 ,大家都有权发声。

在香港民间宣传和咨询是我们应该做的 ,我们也都会去做。但你说关于参与草拟法律条文  ,我们作为立法会议员就没有这样的角色 ,但是作为人大代表的职责之一是要(向中央)反映香港人的意见  ,如果是参与的话 ,我们只有一位常委谭耀宗 ,我相信他会聆听各界各方面的意见、然后向常委会反映。

如果没估计错的话 ,人大法工委应该负责这项草拟法律条文的工作 ,参与的就是特区政府和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如果人大常委会开会讨论(立法工作)的时候  ,我相信港区人大代表是可以列席的  ,到时会把香港人的意见反映给中央。通常每一次常委会是有3-4位人大代表可以列席  ,如果是重大事件的话  ,通常可以列席的人大代表数目就会增加。

直新闻:一名律师被私了 ,您也是大律师 ,怎么看这种暴力行为?

廖长江:任何的暴力事件我们要谴责  ,我们也期望香港的执法部门能够迅速破案  ,第一要防止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第二发生了之后  ,要从速破案。这个是典型的犯罪 ,任何暴力都应该要受到谴责 ,要向法律交代。我都期望警方能将这些歹徒绳之以法。

直新闻:这些暴力行为冲击香港的法治。而对于像美国声称两会决定冲击了香港的高度自治  ,您又怎么看?

廖长江:我不觉得全国人大立法决定影响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最重要的你是不是依法进行这件事。其实这分几个层面来看 ,第一个层面  ,我们国家一向是单一制国家  ,权力是从上到下的。所以国家将国家安全的立法权力分享给特区政府自行立法(基本法第23条)。中央授权特区政府自行立法  ,不代表中央自己的权力就不存在了。1997年《基本法》通过之后  ,一直都有两个机关可以就涉港国家安全立法  ,一个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另一个是香港立法会。但现在我们知道  ,23条的立法责任悬空了23年  ,到现在依然遥遥无期。在这个情况下  ,既然B做不到  ,就让A来做 ,这是无可厚非的 ,人大是有权力这么做的。

按照《基本法》来做的话  ,又怎么会影响香港的高度自治呢?香港的高度自治都是《基本法》下赋予的。如果按照了《基本法》来做的话  ,怎么能称之为损害高度自治以及“一国两制”呢?“一国两制” 是一个概念  ,真正施行是要靠《基本法》的  ,如果你说“一国两制”是一个灵魂  ,《基本法》就是它的血和肉。两个合在一起 ,才会形成一个整体。

这是第一个层面 ,人大的决定并没有违反《基本法》  ,而是按照《基本法》来做的。 高度自治和“一国两制”都是《基本法》的内涵  ,它是唯一实现港人治港与高度自治的法律框架  ,也都是一个法律保障。

第二个层面的问题就是它会不会剥夺了香港对第23条的自行立法权。我认为不会。正如我刚刚所说  ,两个权力是共存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仍然可以就23条立法。有的人说要看看是否重叠 ,我的看法是如果没有重叠  ,那就不用说了。如果有重叠的话  ,那也没有剥夺特区政府的立法权 ,你仍然可以就着宪制责任去立法。而最终有重叠、比较过后发现用一条法律好过有两条法律的话  ,如果我们自行立的法律令中央政府觉得满意、足够维护国家安全的话 ,到时大家可以商议  ,将“港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从附件三内拿走。所以人大决定并没有剥夺23条的立法权。

直新闻:如果全国人大决定立法通过实施  ,那么您觉得23条的立法反而会不会也加快速度?

廖长江:如果是想自行立法的话 ,当然就会有压力要尽快去做的。最主要的做法是不能允许这几年发生的“港独”、香港民族党诸如此类的事发生  ,还有一连串的黑色暴力事件、颜色革命、恐怖主义等  ,如果你看中央政府的决议  ,它都是针对以上这几个方面、就是针对这几年香港发生的事来制定的。 所以这个决议是要堵塞国家安全漏洞  ,而且维护国家安全不光光是香港700万人口的事  ,而是关乎14亿中国人民包括香港市民的事情。所以如果长期有个漏洞的话  ,国家是不能容许的。现在正正国家就是就按照堵塞国安漏洞、针对近期事件来进行立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