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恶魔”法子英辩护律师:他不谈家人 只关心劳荣枝跑了没有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DNF私服

当年审判法子英庭审现场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20年前 ,发生在合肥的法子英绑架杀人案震惊全国 ,随着日前“女魔头”劳荣枝的落网 ,当年的案件又从人们的记忆深处浮出水面。北京中银(合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俞晞在1999年受到指派为法子英提供辩护  ,与之会面四五次  ,其中在法子英被枪决前夕 ,和他进行了整整一个下午的长谈。

在俞晞眼中  ,与法子英谈话“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法子英对别人和自己的生命极为漠视 ,拒谈自己的家人  ,反而对女友劳荣枝关怀备至 ,不惜在被捕后误导警方 ,在得知她已经成功逃亡时 ,“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欣喜”。法子英身上的命案或许不止7条  ,随着劳荣枝的落网 ,可能会有更多的陈年积案陆续真相大白。

20年没看过两人照片 但每年都会想到这个案子

1999年 ,法子英在合肥市中院受审 ,那时候中院还在淮河路 ,俞晞也只是一名刚拿到律师资格证的实习律师。庭审当天  ,法庭座无虚席  ,两个大音响将庭审中每一句话远远传到每个角落。俞晞坐在辩护席上  ,看不到法庭外面的情形  ,走出后才知道连马路上都站满了人。

法子英被捕

记者:你当时是怎么知道劳荣枝落网的消息?

俞晞:当时我还在出差路上  ,通过手机看到了这个消息  ,当场就喊了出来  ,“太好了”。20年来 ,我每年都会想到这个案子  ,也不断有熟人或者同行向我打听劳荣枝的相关信息。随着法子英的伏法 ,他和劳荣枝两人的照片我就没再看过  ,但还清晰地印在我脑海中  ,当我看到劳荣枝被捕时的照片 ,她虽然外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但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记者:当时你为什么要替法子英进行辩护?心里有过矛盾吗?

俞晞:当时是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指派我和汪利民律师作为法子英的辩护人。因为这是属于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案件  ,根据法律规定 ,被告人自己没有聘请辩护人  ,法院必须替他指定  ,因此我就接手了。我不是替坏人说好话  ,而是这是法律的规定。

刚接手的时候  ,我内心还是比较矛盾的  ,一方面是法子英身背7条人命 ,对我的人性和良知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一方面是法律的威严要求我必须这样做。

记者:你是怎么替法子英辩护的?他本人又说了哪些?

俞晞:在法庭上  ,法子英对自己绑架杀人等事实都承认了  ,但是在一些细节上进行了狡辩。比如作案的动机  ,他说有人指使他作案  ,实际上他就是为了弄钱。

我当时看了材料 ,7条人命可以说是证据充分  ,并且考虑到这起案件所造成的社会影响。我从劳荣枝目前尚未归案  ,希望法院能详细审核  ,正确划分两人各自的责任的角度替他进行了辩护 ,另外法子英可能还掌握一些其他犯罪事实  ,也希望法院能进行核实。

得知劳荣枝逃脱 他“发自内心的微笑”

1993年  ,法子英在一次朋友的生日宴会上认识了劳荣枝  ,那年劳荣枝才19岁  ,未婚  ,是一名小学老师  ,而法子英此前因抢劫入狱10年  ,刚刚提前释放。但是青春靓丽的劳荣枝却看中了其貌不扬的法子英  ,与他亡命天涯。崇拜所谓的“英雄” ,这种扭曲的价值观  ,让劳荣枝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记者:你前后见了法子英几次?第一次会见是什么样的情形?

俞晞:因为在抓捕过程中  ,法子英的右腿被警方开枪打断  ,因此在会见室里  ,是四五名警察将他抬了进来。法子英给我第一感受就是其貌不扬  ,个子矮小瘦弱 ,长相可以说是猥琐。他见了我之后说 ,您是律师  ,我没有请律师。在听完我介绍之后 ,他说  ,哦  ,俞律师  ,谢谢您来看我 ,陪我聊聊天就可以了  ,案件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记者:你和法子英一共见了几次?都说了些什么?

俞晞:前后算下来  ,我一共见了法子英四五次  ,最后一次是在他一审被判死刑后  ,他没有上诉  ,省高院正在对死刑判决进行复核  ,他主动约了我。我见了他第一句就问是不是要上诉?他说不 ,对于我这种人  ,在作案现场一枪把我击毙就是最好的归宿。他说我快死了  ,心里有好多话要说 ,想找人聊聊天。那天我们聊了整整一个下午。

他说了很多  ,说到了他是怎么和劳荣枝认识的  ,以及一些法院没有认定其他犯罪事实。

据法子英说  ,两人是在一次朋友的生日宴上认识的  ,当时他29岁  ,并且已经有一个9岁的女儿  ,在16岁的时候因抢劫被判10年  ,后因未成年且表现良好被减刑释放。而劳荣枝只有19岁  ,未婚  ,是小学老师。

记者:从两人的照片上来看 ,劳荣枝相貌漂亮  ,但是法子英却其貌不扬  ,两人怎么能走到一起?

俞晞:生日宴会当天  ,法子英骑着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 ,这让她非常感动 ,可能是劳荣枝那时候少女心理  ,有一种“英雄情结”  ,知道法子英因抢劫入狱  ,但对这样刑满释放人员还是感到非常“仰慕”  ,觉得他是“英雄”。现在看来 ,正是这种不正确的三观毁了劳荣枝一生。

从始至终法子英的家人都没有出现  ,他也不提自己的家庭  ,但是对劳荣枝却是非常关心  ,在被捕后闭口不谈劳荣枝  ,甚至不断欺骗误导警方  ,提供错误信息  ,致其顺利逃脱。我和他会面时  ,他总是问劳荣枝的消息  ,但是我不能告诉他。当法子英被判处死刑的结果已定后  ,我告诉他劳荣枝逃脱了  ,一直没抓到  ,能看出来他“发自内心的微笑”。

作案不留活口 唯独对那名3岁的被害女童说了一句“作孽”

1999年7月  ,法子英和劳荣枝杀害5人后 ,流窜至合肥  ,劳荣枝故伎重演 ,用色相勾引家境殷实的殷某  ,并且将殷某诱骗至合肥市虹桥小学恢复楼的出租屋内  ,并且用狗笼子将殷某锁住;为了恐吓殷某  ,劳荣枝竟然诱骗一名木匠到出租屋内  ,法子英当场将木匠杀死并肢解。

记者:根据你与法子英的接触  ,他给你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什么?

俞晞:应该是他那种对生命的漠视  ,不光是漠视别人的生命  ,也漠视自己的生命。

法子英和我说 ,他作案从不留活口  ,就是怕被留下线索被抓。在合肥出租房内 ,他准备杀害殷某。在事先做准备工作时  ,两人还买了一个冰柜  ,就是为了藏殷某的尸体  ,但是其间出了一点意外 ,殷某不相信对方敢杀人  ,法子英就骗来了一名小木匠当他面将其杀害 ,把尸体放进冰柜里。结果殷某被杀后尸体放在狗笼中  ,天热导致腐烂发臭。

法子英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从来没有后悔过  ,表现欲望极强  ,说话滔滔不绝 ,但当他提到自己在南昌杀害了一家三口 ,其中包括一名3岁幼童时  ,会流露出一丝愧疚 ,说了一句“作孽”  ,可能他自己也有一个女儿  ,偶尔提到时  ,也会沉默。

我每次和法子英对话  ,他那双眼睛非常怕人  ,就是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但他很好面子  ,因为腿在抓捕时被打断了  ,在开庭时他要求穿一条宽松的裤子。

记者:现在劳荣枝也落网了 ,会有更多的案件细节被揭晓吗?

俞晞:这是有可能的  ,因为法子英也说自己身上还有其他案件 ,但由于证据链不完整以及受当时技术手段限制  ,还无法认定是法子英所为。现在劳荣枝落网  ,可能会有新的悬案被发现  ,这对“雌雄大盗”所害的人命很可能不止7条。(记者 苏艺 实习生 曹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