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州长们缠斗不止,特朗普将联邦制带向危途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DNF私服

特朗普与各州之间的缠斗  ,背后显著地带有党派斗争的色彩  ,更有着连任的政治欲望 ,不断在加剧着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龃龉与离心。

新冠疫情正在美国演变成一场更大的危机:不仅仅是公共卫生危机 ,而且正在变成一场席卷全国的政治危机。

在最初的混乱与慌张过去之后 ,各州的政府已经开始主动性地进行“站队”了:到底是跟着特朗普走 ,还是自力更生  ,或者联合起来抗击疫情、恢复经济。这种选边站的策略 ,不仅仅发生在民主党州长和市长身上  ,也发生在共和党当政的州中。

这基本上是美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大的政治变更:联邦政府的地位从未如此岌岌可危。而且 ,特朗普开启了一个极具杀伤力的先例:在对抗一种危机的时刻 ,不再以实际的危机应对为目标 ,而是在与联邦政府的政治考量中 ,去获取最大的利益。

联邦政府甩手不管也就罢了 ,还不断为各州制造麻烦

从克林顿政府之后  ,美国的两党斗争已经愈演愈烈  ,几乎在所有的议题上都针锋相对。这种情况使美国的整个知识界都忧心忡忡  ,关于“两个美国“的研究汗牛充栋  ,两党之间的政治冲突 ,甚至能够影响到家庭的和睦  ,这种情况  ,在南北战争结束  ,“重建时代“之后  ,几乎未曾出现过。

但即便如此  ,政治领域的基本共识与职业精神也未曾受到挑战。在应对公共危机  ,包括自然灾害、恐怖袭击和金融危机方面  ,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依然秉承着良好的职业准则与友爱精神  ,彼此应援  ,共渡难关。

“9·11”时期  ,美国出现了空前团结。当时参加救援的消防队  ,从四面八方赶来 ,不仅仅是临近的弗吉尼亚、新泽西和马萨诸塞等州 ,甚至远在数百公里之外的五大湖区 ,也有消防队日夜兼程赶来救援。

虽然由于布什政府的战争政策导致了美国观念群体的分裂  ,然而  ,在数次的各种危机中  ,各州显然依旧保持了职业优先、政治其次的理念  ,奉行政治与职业之间较为严格的分离。

然而 ,特朗普的抗疫政策 ,已然使这样的政治传统遭遇致命的摧毁。

在多次的演讲之中  ,特朗普一再宣称 ,抗疫是各州自己的事情 ,而迟至4月底 ,他仍在宣称  ,新冠疫情检测也是各州自己的决定。

从3月初美国疫情开始暴发  ,联邦政府实质上都缺少统一的行动指针  ,例如在是否佩戴口罩、学校是否停课、居民是否隔离等方面。

这当然和特朗普的认知上有极大的关系。加州和纽约州长  ,都曾经抱怨由于听信特朗普关于疫情并不严重  ,并且联邦政府已经有效控制的错误信息  ,导致了各州的反应速度迟缓  ,才会造成疫情的大面积失控。

联邦政府的甩手掌柜政策  ,一下子让各州慌了手脚。在3月到4月的整整两个月时间里 ,各州的认知完全不一致  ,学校停课、商业闭市、居民隔离的措施 ,完全取决于各州的自行安排。这种慌乱的措施  ,使美国人的总体流动性还在继续  ,于是疫情严重失控  ,尤以纽约为甚。

在联邦政府的不作为之下  ,各州只好自求多福 ,于是50个州有50个抗疫政策。但可怕的还不仅于此 ,联邦政府还在不断地制造麻烦。

疫情的快速蔓延  ,使美国的医疗物资储备瞬间出现巨大的缺口。各州唯一的方法 ,就是向联邦政府求援。但联邦政府的反应再次让各州目瞪口呆:联邦不仅仅不愿向各州伸出援手  ,反而不断截流各州通过各种方法购买的物资。

曾供职于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赵修业和目前供职于美国都市研究所的王若冰在《丁香园》公众号中 ,描述了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物资博弈图景。特朗普的女婿库什内直接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说 ,“国家战略储备是我们(联邦政府)的战略储备  ,而不是各州的。”

不仅如此 ,由于海关、物资标准与贸易政策控制在联邦政府手里  ,因此各州根本无法绕过联邦政府从世界各地自行购买。还有更要命的:由于联邦应急管理署(FEMA)有权统一调配物资  ,所以各州自行购买的物资  ,联邦政府有权收购 ,然后进行统一分配。

纽约州长库莫无奈地说:“现在的物资采购像是50个州加上联邦政府一起在e-Bay上竞价拍卖  ,我们没办法比联邦政府出价更高。”

联邦与各州的信任打破  ,美国的撕裂才刚刚开始

当然  ,特朗普也并不是扣押着物资不放  ,他的核心在于:谁听话  ,就给谁。

纽约、加州和华盛顿州自然都是受害最为严重的州  ,所以需要的物资最为紧急和庞大。然而  ,纽约州长库莫和加州州长纽森都多次指责联邦政府无论在口罩还是呼吸机的分配上  ,完全不考虑他们的严重情况。

那么谁获得的物资最多呢?佛罗里达州。

纽约州、加州和伊利诺伊州这些无法获得救援的 ,都是民主党当政;而共和党执政的州  ,申请多少给多少。

在四顾无援的情况下  ,一些州依靠自己取得了初步进展。他们本以为能喘口气  ,但5月份 ,他们发现要面临另外一场和特朗普之间的战争:复工重启。

毋庸讳言 ,美国经济已经到了命若悬丝的地步。根据美国官方的预测  ,如果到了6月份仍然不能复工的话 ,那么美国的失业率将高达24% ,追平1933年大萧条的高峰时期。

在最近这20年的总统竞选中  ,尽管有各种各样的话题会分散注意力  ,但最后决定胜负的临门一脚  ,依然是经济。如果未曾出现新冠  ,特朗普连任胜算其实不低;但若持续封闭政策  ,失业率达到20% ,也几乎可以宣判他的连任失败。

因而 ,特朗普几乎孤注一掷地开始推动复工  ,甚至不惜支持诉诸武力抗议封城措施的右派人士  ,4月中旬他连续抛出三条推特  ,全部用大写字母夸张宣示“解放明尼苏达”“解放密歇根”“解放弗吉尼亚” ,都在于急于重开经济。

当然  ,这三州的州长 ,全都是民主党人。

但此番  ,不仅是民主党州长不愿意轻易放松警戒 ,还有大批的共和党州长。德克萨斯和俄亥俄州 ,两个共和党州长  ,都只能同意相当有限开放  ,并且坚持以逐步复工的方式进行。

哈佛大学历史学家丽萨贝·科恩4月29日在《纽约时报》撰文 ,回顾了罗斯福新政所带来的繁荣与美国“一体化”。罗斯福新政的成就  ,恰恰在于联邦政府给各州提供了一个保底的政策支持  ,无论是就业、失业保险还是社会保障  ,从而使得各州对于联邦政府有着充分的信任  ,于是能够根据自己的特征 ,去寻找发展的方向。

而特朗普与各州之间的缠斗  ,背后显著地带有党派斗争的色彩 ,更加有着连任的政治欲望 ,不断在加剧着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龃龉与离心。

目前  ,各州之间一来已然认清事实 ,都比较坚决地采取了自助自救的方式  ,绕过联邦政府获取物资 ,并且也基本完全按照自己的时间表来安排复工重启的节奏;二来开始形成联盟  ,对抗联邦政府的侵袭和干扰  ,例如加州、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形成了“西部州协议” ,开始共同行动;而东部的纽约、新泽西、康涅狄格等7州则成立专门联合委员会  ,协调物资、重启等事务。

联邦政府与各州之间  ,在二战之后  ,第一次撕裂罗斯福新政 ,开始了分离倾向。

如果说用“新内战”来形容  ,颇有些危言耸听的话  ,那么联邦与州之间的信任打破  ,各自为政  ,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美国大选 ,不仅仅是选总统  ,也在选州长。抗疫成功的各州州长  ,多数恐怕连任  ,州府之间的战争  ,不过才刚开始。美国未来将如何“撕裂” ,还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