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篇中国学者论文因学术不端被国际著名期刊撤下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DNF私服

因学术不端问题  ,国内学术圈又迎来了一次规模不小的“地震”。据媒体报道 ,今年4月  ,国际著名学术出版集团施普林格旗下期刊《多媒体工具与应用》批量撤销33篇论文  ,加上该期刊近两年撤下的另8篇论文  ,总共有41篇论文被撤  ,其中39篇论文的主要作者来自中国。撤稿理由包括剽窃他人未发表手稿、操纵作者身份、试图颠覆同行评议发表系统、内容抄袭、图像未经允许不当复制。

这已经不是国内学术圈在国际发表上的第一次集体出丑了。2017年4月 ,施普林格集团旗下的《肿瘤生物学》杂志一次性撤销107篇中国学者的论文 ,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2015年8月  ,该集团撤回旗下10本学术期刊上发表的64篇论文 ,绝大部分来自中国。

为什么总是有如此让人尴尬的学术撤稿事件?

究其原因  ,首先当然是国际学术发表的评价导向及其丰厚的利益回报机制。每次事关中国的国际发表撤稿文章中  ,都会涉及诸多知名的高等学府与科研机构  ,这次集体撤销也是牵涉到国内数十家高校、科研机构和公司 ,包括浙江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武汉科技大学、中国计量大学等。也就是说  ,这不是某个单位的偶发行为 ,而是背后有共通的机制性要素。更让人尴尬的是  ,其中有些论文还堂而皇之地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资助。

之所以有这么多单位、这么多人敢于一次次铤而走险  ,那是因为国际发表背后有极其诱人的利益。几乎所有单位都会对国际发表进行奖励  ,在国际发表量较少的单位 ,更是会对此重奖 ,一篇论文几万元不在话下。不仅如此  ,国际发表还可以让作者获得职称晋升、人才帽子、科研项目、基金资助等各种好处  ,可以“一鱼多吃”。

实事求是地讲  ,国际学术发表确实很重要 ,而且  ,为提高科研水平 ,为提高科研国际化水准  ,为提升中国科研的国际话语权  ,适当鼓励国际发表无可厚非  ,但近些年来确实有些过头了  ,以至于高校和科研单位在相互比拼中用力过猛。

有些人愿意冒险、敢于冒险在国际发表上造假、剽窃、抄袭的因素  ,当然不只是评价导向及其回报机制 ,还有大家对国际发表丑闻的习焉不察  ,以及缺乏足够的惩罚机制。长期以来  ,不少论文署名单位的态度是  ,不管你用什么招  ,只要能发表就行  ,只要能让单位填到各种表格就行  ,对于学术圈论文发表的灰色产业链  ,只要没被曝光没被抓到现行  ,就充耳不闻。

就像沸沸扬扬的“韩春雨事件”  ,单位对石破天惊的国际学术发表竟然没有一点点核查审查机制  ,就开始向韩春雨怀里猛塞各种头衔和项目 ,最终竟然是依赖外部力量通过网络打假来矫正 ,不能不说是一种机制性缺失。而且 ,从惩罚力度上讲  ,家丑少外扬  ,不少丑闻最终不了了之。即使轰动了国内外学术圈的“韩春雨事件” ,结论中竟然措辞为“不存在主观造假情况” ,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因此  ,既然有足够大的利益诱惑  ,再辅以不足够大的惩罚力度  ,自然会有人想冒险投机。不过  ,自今年开始  ,国家对这种情况的系统性、机制性矫正已经启动。

2月18日 ,教育部、科技部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  ,要求扭转当前科研评价中存在的SCI论文相关指标片面、过度、扭曲使用等现象 ,规范各类评价工作中SCI论文相关指标的使用。也是在2月 ,科技部会同财政部研究制订并印发了《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 ,矫正在科技评价中过度看重论文数量多少、影响因子高低  ,忽视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和影响等“唯论文”的不良导向。

所有这些  ,都意味着纠偏的开始  ,也是落实“破五唯”要求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原来很多方面的规定都需要调整 ,特别是单位的落实过程还有消化、理解、修正的过程  ,但无论如何都应该有行动。当然  ,也需要保持时刻清醒的是 ,纠偏过程要避免产生“钟摆效应”  ,避免矫枉过正。

(作者:任孟山  ,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导、研究生院副院长)